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女友 > 妻子的潮韵

妻子的潮韵

2016-09-22 04:02 PM作者:夜鲁很鲁在线视频,色奶奶夜夜撸在线视频,狠狠撸在线视频

.
  一缕金色的暖阳透过木头拦栅洒进来,将整个「醉心池」照的无比温馨,外面鸟语花香,嬉戏芬芳,里面却是
淫声浪语连绵不断。刘明满头的汗珠,他让妻子骑坐在自己腿上,双手抱着妻子无法并拢的雪白屁股,嘴唇不断地
亲吻着她的粉颈,粗短的阴茎正在她肥美的阴唇中卖力地进出……


  「噢……噢哦……丽……你的屄好湿,噢……好爽……丽,你舒服吗?」


  「噢…嗯…噢……用力啊……老公用力啊……噢……舒服……好舒服……老公肏死我……噢……」情欲的奔放,
婉丽对深爱的丈夫肆无忌惮地说出了羞耻的话语。


  动情的分泌物使婉丽紧致的阴道无比润滑,所以刘明几乎没有阻力,唯独感到腹肌有些酸麻,刘明平时不爱运
动,仅仅五十来下的抽插,他已经开始喘气,龟头也感到酸胀了,似乎稍微激烈一点就会直接缴枪。


  「噢……噢……老婆……你高潮了吗?我快不行了……噢……噢……」


  「感觉已经来了……别射哦……我快了……噢……差一点点……噢……噢…


  …老公……别射喔……」


  女人高潮前的痛苦表情对男人来说是最具杀伤力的,这恰恰使得刘明豁然间再忍不住了,「丽!我爱你!我爱
你!我爱你!……啊……啊!!!」随着一声不由自主地低沉的吼叫,刘明的精关松开了,正当那时的婉丽才刚刚
进入兴奋状态。


  「老公,我也爱你!」婉丽深情地说着,她并没有埋怨丈夫。结婚这些年来,婉丽的高潮一直都很少见,虽然
心中充满无奈,但婉丽却也习惯了。是渴望高潮的愉悦,但在婉丽心中,丈夫无微不至的关爱,要比那叫人难以启
齿的高潮体会重要多了。


  射精后的刘明整个人都瘫软了,他在那块石板上坐了许久,呼吸才渐渐均匀下来。刘明是个细心的男人,这种
时候虽然嘴里没说什么,但他却对妻子怀着一丝歉意。见玉体婀娜的妻子已经在不远处用手机上着微博,刘明迈着
无力的步伐,耷拉着软垂的阴茎走了过去。


  「亲爱的,很快就会再硬的,待会我一定把持住。」说话间,刘明用双手在妻子白璧无瑕的肩背上轻轻捶起,
乖乖地就像一个可爱的孩子。妻子没说话,脸上却溢出了幸福的笑容。片刻间,夫妻间的甜蜜浪漫让整个「醉心池」
都充满了无比温馨的气息。


  「那么大的池子,两个人泡是不是有些可惜了!」


  「啊!!」


  「¥%*!!!」


  是一口极其响亮北方味很浓的话语彻底打破了这份温馨,三个不速之客的身影纵然是使赤身裸体毫无心理准备
的刘明和袁婉丽顿时惊呆了,跟着一声无意识的尖叫,袁婉丽的脸上堆满了极度的羞涩和不堪,面对丈夫以外的男
性,她措手不及地去遮掩羞处,却根本无法前后并顾。


  「你们?谁让你们进来的?!肏啊!谁让你们进来的?!谁让的?!」刘明一贯斯文的神形顷刻间荡然无存,
他忘乎所以地破口大骂出来,妻子火辣的身躯就这样暴露于人前了,这让丈夫心中一阵火烧,骂着刘明已经不顾一
切地朝那些人冲了过去,哪知三个血气方刚的东北汉子,他们完全无视那刘明的存在,竟当着他妻子的面纷纷褪去
了各自的泳裤。


  额!


  只怪袁婉丽火辣高挑的身体太给人视觉冲击了,三根长短不一的阴茎蹦出来的时候,正是无比的膨胀硕大,让
整个「醉心池」的气氛说不出的淫靡。


  「啊!」


  袁婉丽再次度尖叫出来,一直来她只见过丈夫一人的身体,豁然面对三根陌生的怒茎,婉丽羞得只想挖个洞钻
进去,脸红的都发烫了,她好不容易摸到一块浴巾,匆匆一裹受惊的身子,满是狼狈地躲进了池中。


  囧!这种状况简直要另刘明发疯了,「什么情况?!这是怎么了啊?!来人啊!服务员!来人啊!」,他歇斯
底里地喊叫着,不顾一切地阻拦那三个正翘着阴茎朝妻子走去的男人。


  「别喊了,没用的,我们能进来就不怕你喊人。」哥几个轻易地推开刘明,纷纷跨入水中,随着池中水一阵波
澜不惊,三根高高翘起的阴茎已将白皙丰盈的袁婉丽团团围住。


  「啊!不要,不要啊!你们要干什么?」


  「丽姐,那么有情调啊!怎么不叫上我们呢?不够意思啊。」见蜷缩在角落里的袁婉丽一副窘姿,单眼皮的男
人温柔地说着。


  「王总,你,你怎么……」说话间袁婉丽的双手死死地交并在胸前,拼命地遮护着自己那对白皙硕大又无比害
臊的芳乳,迷人却充满惊恐的双眸始终都在避开那些男人的胯部。刘明都来不及用妻子的手机去报警,他猛扑过来
要极力保护妻子,也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原来婉丽和这些王八羔子居然是认识的。


  「丽!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是谁?怎么能这样?」


  「……」


  「你说啊!到底怎么回事?!啊?」


  「其实,老公,我……我回去再和你解释好吗。」看着焦急如焚的丈夫,婉丽显得十分为难,她不知道怎样去
组织语言和丈夫说,万分的苦涩和无奈在心中涌起,婉丽的眼眶有些湿润了。


  事情还要从婉丽做完月子那会儿说起。身为一个职场女强人,产假才结束,袁婉丽便全身心的投入工作了,一
连接了好几档节目,人脉关系也蒸蒸日上。在一次宴会中,婉丽结识了一位身价不凡的企业家,两人便各得其所地
合作起来,那人给婉丽提供股票利好的信息,而婉丽则帮他的企业搞宣传,再三的信赖,婉丽终于借了巨资去收购
他操盘的股票,本想赚到千万再给丈夫一个惊喜,哪想却输的连本都陪了。而这个东北汉子王总就是当时借钱给袁
婉丽的人。


  作为华东融资界里很有名号的人物,王总黑白两道呼风唤雨,可说无所不能。


  凭着袁婉丽的信誉度,这阔绰的男人出手五百万居然没要任何抵押物,这下可好,数月来,余债就是讨不回来
了,王总这一路跟来温泉,他就是想好了,要么得钱,要么得屄,反正早就想上这个女人了。一起来的两个东北人
徐总和杨总,是王总平时一起夜生活一起玩女人的酒肉兄弟,袁婉丽和他们曾经也一起吃过饭,算的上认识。


  婉丽原本以为王总电话中的威逼纯粹是说说而已,不想这个比自己小一岁的东北男人居然来真的了,这种时候,
婉丽哪里还有心情去和丈夫解释缘由,只想先摆脱窘境。


  「王总,两周,就两周,我一定连本带利结给你。」


  「什么?你问他借钱了?借了多少?为什么要借钱?啊?!」


  看着丈夫充满埋怨又暴跳如雷的样子,婉丽心中七上八下的,但婉丽没有回答丈夫,她愧疚地看了丈夫一眼,
目光再次回到王总身上。


  「求你了,王总,别为难我。不管怎么说,你我也是朋友吧。」


  「哈哈哈,丽姐,这就是你不对了,就是把你当朋友,我才会多给了一个月的期限,区区一百万对你大名鼎鼎
的专家极人物,很难吗?嗯?你当我小孩子耍是不?」王总心里清楚,此时此刻要这女人拿出那么多钱几乎不可能,
但话还是这样说着。


  「一百万?我居然一点都不知道,袁婉丽!你在想什么啊?」


  刘明的愤怒让妻子身体不禁憷了一下,酝酿在婉丽眼中的泪水终于滑落了,「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看着妻子刘明气的身体都发抖了,杨总忽然不再沉默,他就是不久前对侍者凶神恶煞的圆脸男人,撸着暴胀粗
大的阴茎杨总指责刘明说道:「外!外!外!


  吵啥吵呀,看把咱们丽姐都吓哭了,妈了个逼的。」说着,他无情的视线转向刘明萎小的生殖器,词眼瞬间变
得嘲讽:「看你那德性,就你那玩样儿,怎么满足我们的丽姐啊?!」


  「姐姐,你说是不。」此时,杨总一双贼眼已经死死盯住了婉丽胸前那大片无从被遮掩正在微微颤抖的酥脯,
口吻温柔地简直叫人恶心。


  婉丽又怎么有暇去做出回应,眼神始终都在王总的眉宇间,满脸的泪痕让她更美了,她呜咽的再次诉求道,「
王总,就两周。」


  刘明再按耐不住了,他完全忘了自己势单力薄,握紧拳头直朝杨总的脸颊挥了过去,哪知那魁梧的男人反应极
快,不等那拳头上来,杨总一把拽住刘明的胳臂,另一只手又擒住刘明的脖子,直接将他推上岸去,砰地一声按在
石板上,掐得刘明半句话都说不上来呼吸也难了。这野蛮汉子的确厉害,都那时候了,他胯下的阴茎还狠狠地翘着。


  「老公!!」


  跟着妻子一声喊叫,整个「醉心池」顿时充满凄惨,婉丽担心丈安危,奋不顾身地从水中站了起来,身上的浴
巾瞬间滑落,顷刻间,一对颤抖的大奶子怦然弹出,她丰韵火辣的胴体毫无保留地暴露在了男人们的面前。


  男人们完全被这直袭眼帘的大片风光刺激到根了,「这事情今天一定要解决!」


  王总像变了个人似的,他凶狠地说着已经一把拽住袁婉丽娇嫩的玉臂,将她锁在原地,而另一只手挥起就是一
掌狠狠地抽向了婉丽白皙丰盈的屁股!啪!—


  「啊!!!」


  女人反射性的娇吟几乎是跟着响亮的一声脆响一起出来的,明明有些痛处却散发出淫荡的气息,听的做丈夫的
刘明心如针扎。见大哥不再客气,那个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话的兄弟徐总,终于也把持不住了,一步跨到婉丽面前,
双手一并抓住袁婉丽两颗饱满的乳晕乳头,尽管婉丽再想摆脱,但身上最敏感的两点饱受刺激,全身再使不出力了。
看到不远处被擒住的丈夫正是一副撕心裂肺的样子,婉丽心痛无比,她摇着魅首再三求王总放过自己,前额落下的
秀发在旁人看来性感极了。


  「不要那样对他!求你们了。」


  「畜…畜…畜生!」刘明的眼球都要爆出来了,叫喊都变得困难,在杨总的虐持下,这文质彬彬的男人就宛如
虎口的兔子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王总轻蔑地看了一眼刘明,对他妻子说,「丽姐,不让我肏屄也可以,但必须让
他双手残废。」


  说着,他嘴角一撇,抱着婉丽后腰的手臂同时用力一勒,顷刻间,少妇火辣的肉体已经和并排两个男人紧紧相
贴。


  雪白丰满的下腹被两根坚韧的阴茎同时顶住,袁婉丽下意识的呻吟出来,「啊!」,几乎是同时间,她诱人的
脸庞竟映出了两片可耻的绯红。看着那样的妻子,刘明的眼眶湿了,相比心灵饱受的煎熬和打击,身体的痛处又算
得了什么,相识以来,刘明从未见过妻子的身体和其他男人那般的近,更别说是和他们肉体相碰的时候,韵容中还
会溢出如此不堪的神情。只是一个微乎其微的细节仿佛利剑刺一般穿了刘明的心窝。「不要!不要啊!我宁愿被打
死!」


  「丽姐,就两种选择。想好了没?」


  「啊!老婆……不……要,不要!」


  「老公……王总,难道就没有商量的余地吗?」


  豆大的晶莹泪珠滮出来滑下玉颜,袁婉丽方寸大乱,平时的沉稳瞬息荡然无存,要是从了他和他们发生关系,
自己以后还如何去面对丈夫面对孩子,但要是不从任由丈夫被那些狂汉虐剐……袁婉丽不敢往后想了,丈夫痛苦的
嘶喊就如利刃一般在她脆弱而又饱受惊吓的心坎上刺着,当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幅又幅和丈夫甜蜜而又温馨的画面
时,婉丽的眼睛更酸涩了。


  产后的病房里,风尘仆仆的刘明激动地握着妻子凉凉的小手:「老婆!是儿子,真的是儿子!」


  「真的吗。」看着喜出望外的丈夫,妻子苍白憔悴的脸庞露一丝欣慰的笑容。


  「这些日子真是辛苦你了,我爱你老婆,爱死你了。」


  「傻瓜,我也爱你。」妻子用无力的手臂托着丈夫的面容,纤细的手指缓缓地撸着他的鬓角,心痛地说,「没
日没夜的工作,看把你累的,白头发都出来了。」


  「不累不累,为了你和我们的孩子,这点劳累又算的了什么呢。」丈夫慧心地笑着,不断在妻子的手中摇着头,
淘气的样子简直像个天真的孩子。


  想到这,泪水再难收敛地狂喷而出,如雨山般将胸前两枚耸挺硕大的乳房淋湿了。在两个男人地夹持下,婉丽
委屈地看着正充满无奈的丈夫,仿似在对他说:「老公,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恰恰此时,婉丽的身体已经在饱受侵犯,四只下流的手正一次次从她澎湃的乳首,饱满的下腹,丰腴的屁股上
滑过,肆意地撸弄挑逗,婉丽白皙的双腿始终还紧紧并着,呼吸却因为下面袭来的阵阵快感,不由变得急促起来,
脸颊上的绯红也越来越明显了。


  「啊……不要!王总不要……」


  「畜生!我要杀了你们!」


  刘明的辱骂彻底激起了杨总的愤怒,只见那线条极粗的男人死死掐住刘明的脖子一把蛮力已经将他高高举起,
可怜的刘明瞬间只能脚尖触地了,满额头爆出清晰的经脉,双眼布满血丝,一副要窒息的样子映在脸上再说不出话
来,看得妻子心如刀绞,泪水乱滮。


  「放开他!求你了!!」


  风和日丽的响午时分,温泉酒店里的客人窜流不息,大家都相当满意这里高档的设施和华丽的排场,皆尽情地
嬉水享乐,谁又能想到那原本该温馨浪漫的情侣池里正在发生着那样令人发指的一出。即使是目睹三人进场的人们
也都认为,「醉心池」里最多是在上演一场淫妇和情夫们的韵事,听东北人自称都是那女人的老公,这些人多半是
信了,几乎都没再去纠结这件事情,也不想管这和自己不搭边的闲事。


  女领班可就不一样了,匆匆回到办公室后,她的心始终七上八下的,说不清的烦扰,万般的纠结,老板在电话
里无奈的口吻总让她感觉到这事情怪怪的,而且老总还是再三嘱咐这事不能外传,即使万一出了什么事也要她推尽
责任说是三人强行闯入的,而三个东北汉不友善的气势哪里像他们所说都是那袁小姐的情夫,无端的猜测和良心的
谴责让女领班充满了不安,出于职业道德她好几次想去匿名报警,但最终都退缩了。不管怎么说,女领班可以肯定
一点,三个不速之客绝非一般的角色,即使老板这般人物,在这种原则问题上,竟这样就妥协他们了,要是自己得
罪上他们,必定会死的很惨,想到这,女领班不栗而寒了。


  还是一片醉人的暖阳扑洒进来,「醉心池」却因为女人的哭求声充满凄凉,面对痛哭流涕的袁婉丽,王总居然
还在无耻地笑着,淫靡的目光忽然转移到她被擒在半空的老公身上,「看吧,这可是你太太自己决定的哦,刘先生,
你是留下来看好戏呢,还是先回避一下呢?」对刘明那样说着,王总的手直接游到他妻子雪白的屁股上,一把拨开
两片丰盈挺拔的臀肉,指尖直朝那一片羞涩的屁眼缓缓滑去……